来自 亚洲城 2019-11-30 14: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cabet488.com > 亚洲城 > 正文

胡希疆先生在海南,蒋周泰缘何痛骂胡希疆

众所周知,胡适毕生,致力于要在体制外,做蒋介石的诤友;蒋亦努力将对胡的礼遇,维系至其去世,并赠挽联,赞其为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二人的交往,似乎堪称威权领袖与自由知识分子合作之典范。这种典范,在大陆时期,或许名副其实。但流离去台,老蒋对为何丢失大陆,有过一番痛定思痛后,他眼里的胡适,却已变成了一个无耻的政客、狐仙,成了他最痛恨的知识分子。

众所周知,胡适毕生,致力于要在体制外,做蒋介石的“诤友”;蒋亦努力将对胡的礼遇,维系至其去世,并赠挽联,赞其为“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r...

亚洲城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胡适 图/晶报 “这个为学术和文化的进步,为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为民族的尊荣,为人类的幸福而苦心焦思,敝精劳神以致身死的人,现在在这里安息了!我们相信形骸终要化灭,陵谷也会变易,但现在墓中这位哲人所给予世界的光明,将永远存在。” 在台北市南港区研究院路二段一个幽静的小山坡上,我看到一块石碑上刻着这样一段话。这,就是中国新文化先驱胡适先生的墓志铭。由胡适的学生毛子水撰稿,金石学家王壮书写。此处,是如今的胡适公园的一部分,距离他最后的住所,也就是如今的胡适纪念馆只有500米左右。 1949,思想巨人永别大陆 1948年年底,是胡适一生中最难熬的一个年底。当时,平津战役接近尾声,北平城陷入人民解放军包围,国民党政权大厦将倾,何去何从成为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性抉择。 1948年12月15日,他搭乘蒋介石派出的飞机,从北平飞往南京。不久,中共中央宣布43名内战“战犯”名单,胡适赫然在列。 1949年1月8日,即将下野的蒋介石宴请胡适,希望他赴美,利用自己的国际影响力,游说美国不要承认即将建立的中共政权。当年4月6日,胡适从上海登船前往美国。这是他与中国大陆的永别。 1949年,胡适与国民党内一些倾向自由主义的人士创办了《自由中国》杂志。在胡适纪念馆的一个展示柜里,我看到了一本厚度大致相当于一本字典的旧杂志,封面左侧竖排四个大字“自由中国”。这就是《自由中国》杂志的创刊号。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美国出于亚太战略需要重新选择保护国民党政权后,蒋介石不再需要笼络自由派知识分子以争取美国的同情,《自由中国》杂志与国民党、蒋介石的关系迅速恶化。这也成为胡适晚年与蒋介石诸多恩怨的核心。 为胡适盖房子的,是蒋介石 台北“中央研究院”胡适纪念馆的核心部分,是胡适的故居。这也是胡适一生中的最后一个“家”。 这房子是谁给胡适盖的呢?蒋介石!原来,胡适与蒋介石于1932年相识后,一直保持密切的互动,胡适的学界泰斗和意见领袖的地位,让蒋介石不得不予以尊重,但胡适对民主自由的坚定追求,使得他与身为独裁者的蒋介石和国民党当局不时发生矛盾冲突。 胡适在1949年选择支持国民党,令蒋介石颇为欣慰。胡适1952年首次从美国返回台湾时,受到国民党当局热烈欢迎。 1958年,在美国寓居9年的胡适,倦鸟思归,返回台湾定居,被蒋介石任命为“中央研究院”的“院长”。 俗话说,安居才能乐业。于是就有了在胡适纪念馆展示柜中胡适写给同事、朋友李济的一封信。透过玻璃,我清晰地看到了胡适先生写的文字:“我近来有一个妄想,想请骝公和你替我想想,我想在南港院址上,租借一块小地,由我租借出钱,建造一所小房子,可供我夫妇住,由我与院方订立契约,声明在十年或十五年后,连屋与地一并收归院方所有。” 这件事传到蒋介石耳中,蒋立即交待,从他出书的版税中拿出48万元,用于给胡适建房。“中研院”随后追加20万元。于是就有了这一座占地165平方米的平房。 在日记中大骂胡适的,也是蒋介石 当时蒋介石似乎已将胡适视如知己,然而,上世纪50年代后期,蒋介石与胡适之间的关系,绝不是看上去那么和谐。 1960年,蒋介石的两个所谓“总统”任期届满,然而,恋栈权力的他,1959年就放出风来要继续连任。胡适认为,蒋介石的这一做法“违宪”,多次撰文委婉地表示反对。1959年11月20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此种无耻政客,自抬身份,莫名其妙……不知他人对之如何讨厌也,可怜实甚”。 11月30日,蒋介石又在日记中痛骂胡适:“胡适无耻言行,暗中反对连任,惟有置之不理而已”。 不久,胡适无奈地同意支持蒋介石继续连任。即便如此,蒋介石在日记中也没有原谅他:“近闻胡适……对‘国大代表’选举与连任问题不再反对;……此乃其观望美国政府之态度而转变者,可耻之至。” 挚友被捕,他无能为力亚洲城, 在这次蒋介石“连任”风波中,胡适的挚友、《自由中国》实际负责人雷震由于组织连署反对、筹组“反对党”等原因,被国民党当局抓捕入狱。蒋介石亲自下令刑期不得低于十年。蒋介石生怕当时身在美国的胡适回台后发难,在1960年10月13日的日记中咒骂胡适:“此人实为一个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无以名之,只可名曰‘狐仙’,乃为害国家,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 胡适回台后找蒋介石求情,蒋介石置之不理,事后,在当年11月19日的日记中说:“其为卑劣之政客,何必多予辩论矣?” 雷震案件,严重影响了胡适晚年的身心健康。他的学生、历史学家唐德刚后来回忆说:“他老人家那一副愁眉苦脸,似乎老了二十年的样子,我前所未见,看起来着实可怜。” 终于“在这里安息了” 1962年2月24日,胡适出席“中研院”第五届院士会议时,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去世。治丧期间,蒋介石亲自前往悼念。胡适的墓碑上,刻着蒋介石题写的“智德兼隆”。然而,他在日记中却写道“胡适之死,在革命事业与民族复兴的建国思想言,乃除了障碍也”。 随着海峡两岸的社会进步,胡适先生的精神遗产愈发闪现光芒,他的自由思想和独立人格,“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治学理念,“容忍比自由更重要”的社会观念,“多研究问题少谈些主义”的生活态度,成为越来越多的两岸中国人的信条。这也印证了他的墓志铭上的话:“这位哲人所给予世界的光明,将永远存在。” 人物简介: 胡适,汉族,安徽绩溪人。原名嗣穈,学名洪骍,字希疆,后改名胡适,字适之,笔名天风、藏晖等。现代着名学者、诗人、历史学家、文学家、哲学家。因提倡文学改良而成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之一,胡适是第一位提倡白话文、新诗的学者,致力于推翻二千多年的文言文,与陈独秀同为五四运动的轴心人物,对中国近代史产生了较为深远的影响。曾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台湾“中央研究院”院长等职。胡适兴趣广泛,着述丰富,在文学、哲学、史学、考据学、教育学、伦理学、红学等诸多领域都有深入的研究。1939年还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

台湾时期,蒋对胡是:一面在公开场合极尽尊崇,一面在日记里极尽痛骂。譬如,1957年,蒋盛邀胡回台主持中研院,并亲自参加胡的就职典礼。同时,又因胡坚持中研院工作重心应是学术,而非反共抗俄,蒋遂在日记里骂胡适狂妄荒谬、心理病态已深,诅咒他恐将不久于人世。

众所周知,胡适毕生,致力于要在体制外,做蒋介石的“诤友”;蒋亦努力将对胡的礼遇,维系至其去世,并赠挽联,赞其为“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二人的交往,似乎堪称威权领袖与自由知识分子合作之典范。这种“典范”,在大陆时期,或许名副其实。但流离去台,老蒋对为何丢失大陆,有过一番痛定思痛后,他眼里的胡适,却已变成了一个“无耻”的政客、“狐仙”,成了他最痛恨的知识分子。

类似的秘密痛骂很多。如:1958年5月10日,蒋在日记里嘲讽胡的独立学者立场,不过是做官、讨钱的遮羞布,并因此怀念起蔡元培之不可得矣;同年,因胡劝蒋拆分国民党,搞多党政治,5月30日,蒋又在日记中骂胡无道义、无人格,只知道卖其自由、民主的假名,以提高其地位,而不顾国家前途,其人不仅狂妄,而且愚劣成性。

亚洲城 2

1959年11月,胡劝蒋不要第三次连任总统,老蒋闻知,又在日记里嘲笑胡适乃是无耻政客,自抬身份,不知他人对之如何讨厌也,可怜实甚。1960年雷震案爆发,胡适对雷震的同情再度引发蒋的痛恨。蒋在日记里骂胡:实为一个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无以名之,只可名目狐仙,乃为害国家,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此人徒有个人而无国家,徒恃外势而无国法,只有自私而无道义,其人格等于野犬之狂吠。

台湾时期,蒋对胡是:一面在公开场合极尽尊崇,一面在日记里极尽痛骂。譬如,1957年,蒋盛邀胡回台主持“中研院”,并亲自参加胡的就职典礼。同时,又因胡坚持“中研院”工作重心应是“学术”,而非“反共抗俄”,蒋遂在日记里骂胡适“狂妄荒谬”、“心理病态已深”,诅咒他恐将“不久于人世”。

老蒋之所以屡用无耻这样重的词痛骂胡适,是因为在他看来,胡适根本不懂政治,偏偏又喜欢以其自由主义学者的影响力掺和政治:此人最不自知,故亦最不自量,必欲以其不知政治而又反对革命之学者身分,满心想来操纵革命政治,危险极矣。以若辈用心不正,国事如果操纵在其手,则必断送国脉矣。

亚洲城 3

胡在台对蒋的基本政治诉求,无外乎宪政、民主两条。而在蒋看来,其之所以丢大陆,恰与这两条有密切关系。1949年1月,老蒋在日记中反省:此次失败之最大原因,乃在于新制度未能成熟与确立,而旧制度先已放弃崩溃。

类似的秘密痛骂很多。如:1958年5月10日,蒋在日记里嘲讽胡的“独立学者”立场,不过是做官、讨钱的遮羞布,并因此怀念起蔡元培“之不可得矣”;同年,因胡劝蒋拆分国民党,搞多党政治,5月30日,蒋又在日记中骂胡“无道义、无人格”,只知道“卖其‘自由’、‘民主’的假名,以提高其地位”,而不顾“国家前途”,其人“不仅狂妄,而且愚劣成性”。

所谓新制度,是指多党宪政,所谓旧制度,是指一党训政。蒋介石解释说:本来照我们总理建国大纲的规定,由训政到宪政必须经过一定的程序,我们也明知训政的程序没有完成,明知人民的智识还没有达到实行民主政治的程度,但因为内外的环境关系与时代的要求,不能不提早结束训政实行宪政所以在政治上形成这样混乱脱节的现象,这是我们政策的失败,以致整个政治濒于崩溃。

亚洲城 4

在老蒋看来,压迫他提早结束训政实行宪政的内外的环境关系,包括胡适的言论在内。如此,即不难理解,何以胡回台执掌中研院前夕,台湾街头巷尾,会流传一本匿名小册子《胡适与国运》,嘲讽胡适的讲学我想大陆已经给他讲掉了。老蒋既认为,为对抗大陆,及应对冷战格局,台湾必须回归一党训政体制,胡适的规劝自然不会生效。

1959年11月,胡劝蒋不要第三次连任“总统”,老蒋闻知,又在日记里嘲笑胡适乃是“无耻政客,自抬身份”,“不知他人对之如何讨厌也,可怜实甚。”1960年“雷震案”爆发,胡适对雷震的同情再度引发蒋的痛恨。蒋在日记里骂胡:“实为一个最无品格之文化买办,无以名之,只可名目‘狐仙’,乃为害国家,为害民族文化之蟊贼。”“此人徒有个人而无国家,徒恃外势而无国法,只有自私而无道义,其人格等于野犬之狂吠”。

老蒋拒绝的同时,还在日记中嘲讽胡:若无我党与政府在台行使职权,则不知彼将在何处流亡矣。与持续的秘密痛骂相随的,是持续的公开礼遇。如1959年3月,胡适动手术,老蒋特遣蒋经国前去慰问;雷震案刚刚宣判,老蒋又开始张罗着为胡筹办七十大寿。老蒋礼遇胡的目的很明确:对政府民主体制亦有其补益,否则,不能表明其政治为民主矣,故乃予以容忍。

亚洲城 5

1962年2月24日,胡适去世。老蒋在日记中写道:晚,闻胡适心脏病暴卒。

老蒋之所以屡用“无耻”这样重的词痛骂胡适,是因为在他看来,胡适根本不懂政治,偏偏又喜欢以其“自由主义学者”的影响力掺和政治:“此人最不自知,故亦最不自量,必欲以其不知政治而又反对革命之学者身分,满心想来操纵革命政治,危险极矣。……以若辈用心不正,国事如果操纵在其手,则必断送国脉矣。”

亚洲城 6

胡在台对蒋的基本政治诉求,无外乎“宪政”、“民主”两条。而在蒋看来,其之所以丢大陆,恰与这两条有密切关系。1949年1月,老蒋在日记中反省:“此次失败之最大原因,乃在于新制度未能成熟与确立,而旧制度先已放弃崩溃。”

所谓“新制度”,是指“多党宪政”,所谓“旧制度”,是指“一党训政”。蒋介石解释说:“本来照我们总理建国大纲的规定,由训政到宪政必须经过一定的程序,我们也明知训政的程序没有完成,明知人民的智识还没有达到实行民主政治的程度,但因为内外的环境关系与时代的要求,不能不提早结束训政实行宪政……所以在政治上形成这样混乱脱节的现象,这是我们政策的失败,以致整个政治濒于崩溃。”

亚洲城 7

在老蒋看来,压迫他“提早结束训政实行宪政”的“内外的环境关系”,包括胡适的言论在内。如此,即不难理解,何以胡回台执掌“中研院”前夕,台湾街头巷尾,会流传一本匿名小册子《胡适与国运》,嘲讽胡适的“讲学”——“我想大陆已经给他讲掉了”。老蒋既认为,为对抗大陆,及应对冷战格局,台湾必须回归一党训政体制,胡适的规劝自然不会生效。

亚洲城 8

老蒋拒绝的同时,还在日记中嘲讽胡:“若无我党与政府在台行使职权,则不知彼将在何处流亡矣。”与持续的秘密痛骂相随的,是持续的公开“礼遇”。如1959年3月,胡适动手术,老蒋特遣蒋经国前去慰问;雷震案刚刚宣判,老蒋又开始张罗着为胡筹办七十大寿。老蒋“礼遇”胡的目的很明确:“对政府民主体制亦有其补益,否则,不能表明其政治为民主矣,故乃予以容忍。”

1962年2月24日,胡适去世。老蒋在日记中写道:“晚,闻胡适心脏病暴卒。”

亚洲城 9

本文由www.cabet488.com发布于亚洲城,转载请注明出处:胡希疆先生在海南,蒋周泰缘何痛骂胡希疆

关键词: www.cabet488